“亲情”

在台湾有一个妇人, 早年丧偶,她在台湾靠教书赚钱抚养儿子。
这个儿子小时候非常听话,她把儿子教育成人后,送去美国留学,儿子毕业后在美国找到工作……赚钱……买房子……娶妻……生了一个孩子,有个美满的家庭。
这个老妇一直是一人在台湾,她打算退休后到美国跟儿媳和儿子一家团圆,享受天伦之乐。
在要退休前三个月,她给儿子写了一封信,把自己的愿望告诉儿子。
想到养儿防老 ,想到亲戚朋友羨慕的眼光,她喜从心来……
她一面等儿子的回音,一面处理在台湾的一些产业和事务。
在退休前夕,老妇收到了儿子从美国寄来的一封回信……打开信,里面还夾着一张3万美元的支票。 她觉得很奇怪,因为儿子从来没有寄钱给她过!她赶紧打开信:“妈妈,我们经过讨论,觉得还是不欢迎你来美国和我们一起住,如果你认为你对我们有养育之恩,那么以以市价来计算,大约是2万多美元, 现在我再加一点,寄上一张3万美元支票给你,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写信來啰嗦什么了。”
母亲读完这封信后老泪纵橫,觉得自己一生守寡,从此会老年淒涼,她痛不欲生……
后来她学佛了,学佛后,她想通了很多。她把那3万美金兑换成台币,做了一次环游世界的旅行。旅行中, 她看到大地之美。她给儿子写了一封信:
“儿子,你要我不要再给你写信,那么这封信就算是过去写给你的信的补充文字,我收到你寄来的支票,用这笔钱做了一次世界旅行。在旅行中,我突然觉得,我应该感谢你……感谢你让我懂得了看破、放下,让我看到人间的亲情、友情和爱情都是无根的浮萍,一切都会变化。如果我今天看不破,还这么执着、这么痛苦的话,可能不到一年半载,我就会去世,或者我会想不通自杀,地府岂不又多了一个冤死鬼。儿子的绝情让我看破了人间的缘聚缘散,一切都是无常,让我学会了淡定从容。我已经沒有孩子了,心无阻碍,所以我才能无所住而生其心啊。”

赵朴初说过:
父母的家永远是孩子的家,但子女的家从来不是父母的家。——好文分享

为什么以色列境内的穆斯林都很守规矩?

以色列穆斯林在做祷告
​二战以后,受极端穆斯林暴力攻击最甚的,莫过于以色列。比起几国,十几国对以色列发动的战爭,恐怖袭击只能算小儿科而己。以色列也曾感性过,想用爱和宽容打动阿拉伯各国。在战爭的间隙,对巴勒斯坦给予过大规模援助,缺牛奶送牛奶,缺水,电援建基础设施。
可是穆斯林世界不为所动,战场上屡战屡败,阿拉伯各国就对以色列实施恐怖袭击,以国国民一时血流成河……
直至一位伟大的女性登上历史午台——梅厄夫人成为以色列总理。1972年”黑九月”事件后,梅厄总理痛定思痛,立下一条简单易行的规距作为反恐国策,对任任何杀害以色列国民的行为:以牙还牙。

从此,凡有恐袭发生,以色列高效的情报总局必将同态复仇,哪怕凶手逃到天涯海角,也要找到你,杀死你。杀死你还不算,你的上司,下线,后援,只要找得到,格杀无论。用中国的话讲,就叫你杀我一个,我杀你全家。你有组织,我有国家机器,以举国之力对付这组织那组织,胜負立判。从此,穆斯林对以国国民的袭击,逐渐减少,几近绝迹。
梅厄以后的历届总理,坚守此道(个别例外),故以色列国境之内,基本国泰民安,连人弹也绝迹。因为人弹烈士了,情报总局要找人弹的上司和下线击杀之。所以,说穆斯林为信仰多么神圣,也是吹牛,你不敢还手,它才神圣。

君不见,以色列敢在全世界的攝像机面前,用导弹近距离轰得亚辛(中东穆斯林的精神导师)粉身碎骨,法塔赫的报复就是远距离向以境内发射土火箭。这是最安全的杀人办法,你不知道我是谁。这是它妈的什么圣战?这种土办法报复,其实无甚作用。但以国不胜其烦了,仍要来一次大规模的”铸铅行动”,越境进行军事打击,打得恐怖分子的几年回不过神,连土火也不射了。

主导刺杀亚辛行动的以色列前总理沙龙
​上述种种,其实都是常识范围内的事,跟理性,宽容扯不上多少关系。正因为女性富于感性,一旦登上大位,即用常识解决问题,不把简单的善恶是非复杂化,甚至哲学化,使自己沦为可笑又可恶的”理中客”。梅厄夫人如此,撒切尔首相如此,法拉契女士,莫不如此。鄙人最欣赏法拉契女士书中所言:对付穆斯极端主义,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它们下地獄!我们除了向这些伟大的女性致敬外,是不是还能在她们那里学到些什么呢?
苏尔丹女士提出一个远高于哈佛教授亨廷顿的观念﹕”文明之间没有冲突,只有竞争。”她认为伊斯兰教不是文明,因为这种宗教导致人们倾向暴力和屠杀。她说《可兰经》明白地写着,要用武力把所有不信伊斯兰的人,变成穆斯林。她对穆斯林和犹太人比较说,犹太人经过巨大苦难,流散到世界各地,但他们团结起来,不是用暴力和屠杀,而是用向世界贡献知识,赢得世人的承认。但穆斯林在做什么,把三个大佛像凿毁成废墟。

她在辩论中激昂地说,”我们没有看到一个犹太人,去毁掉别人的教堂;我们没有看到一个犹太人,用杀人来表达抗议;我们也没有看到一个佛教徒,去烧毁清真寺,去杀穆斯林,或攻击人家的大使馆。只有穆斯林,用烧毁人家的教堂、杀人、毁掉人家的使领馆,来捍卫他们的信仰。”
她在接受以色列电台采访时,更是向倍受伊斯兰世界的大男人欺压的阿拉伯女性发出呼吁﹕”我想告诉每一个伊斯兰世界的女性,你是真正的领袖,如果你不坐在驾驶位置,带着我们的新一代安全地向前行驶,那么我们的人民就没有出路。”

苏尔丹特别强调,女性的天性不是暴力和强制,而是和平与宽容。她说,”我想告诉每一个女性,伊斯兰男性除了失败,他们什么也没证明;在把你们排斥到边缘之后,他们带领你们走向的是一个又一个灾难。我想告诉每一个女性,要相信你自己,扮演你的角色。” “你能生出生命,你就有能力来保护生命!”

​她直言﹕”我想做的是,改变我们人民的思维状态,因为他们已经成为伊斯兰教义的人质十四个世纪了。没有哪个人质能够自己打破狱规,逃离监狱,外部世界的人应该去帮助他们越狱。”

她最后向伊斯兰世界发出呼吁﹕”穆斯林在要求世人尊敬他们之前,必须问自己,可以向人类贡献什么?”